“甘肃表哥”终于出事 任职期间太高调引舆情骚
国内
湖南新闻网
湖南新闻
2018-07-13 21:17

  原标题:火荣贵落马!“甘肃表哥”终于出事了……

  今天,曾经“火”过不止一次的“火书记”又“火”了。

  7月13日早间,甘肃廉政网发布消息称,曾在2011年1月至2017年4月担任甘肃武威市委书记的火荣贵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甘肃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甘肃表哥”终于出事 任职期间太高调引舆情骚

  严格地讲,此时此刻落马的火荣贵,早已不应被称作“火书记”,因为早在2017年4月,火荣贵就卸下了担任了6年之久的武威市委书记一职。同年的7月18日,政协甘肃省第十一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将火荣贵任命为政协甘肃省委员会农业和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因此,火荣贵的正式称谓,应该是“火副主任”,而非“火书记”。

  然而,舆论界还是更喜欢用“火书记”这个名字来称呼这位曾经的地方大员,其中原因十分明显,火荣贵在武威任职期间实在太过“高调”,其种种做法,引发过不止一次的舆情骚动。换言之,早在此次落马之前,火荣贵就早已“火”过不止一次。

“甘肃表哥”终于出事 任职期间太高调引舆情骚

  对于主政一方的党政官员而言,出名有可能是好事,也有可能是坏事。有些官员因为做出了出色的政绩,而成为“明星官员”“网红官员”,无疑是令人喜闻乐见的好事;但反过来说,也有一些官员,因为粗暴施政、作风不检,而背上了种种负面声誉,这样的名显然还是不出为妙。

  火荣贵最“火”的一次,无疑是发生于2016年的“记者被捕事件”。当年1月7日、8日,《兰州晨报》《兰州晚报》和《西部商报》驻武威的三名记者先后失联。1月25日,凉州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决定,三家报社的三名记者涉嫌敲诈勒索罪,分别被批捕、移送起诉、继续侦查。

  2月6日,甘肃省人民检察院在其新浪官方微博发布了《关于对“张永生涉嫌敲诈勒索案”核查情况的通报》。通报称,1月7日,凉州区公安局民警在对张永生涉嫌嫖娼留置盘问过程中,发现张永生系2016年1月4日武威市公安局批转的举报信中的被举报人,遂就举报信反映的敲诈勒索问题同步进行盘问。1月8日,凉州区公安局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对张永生立案侦查,并于1月18日提请批准逮捕。

“甘肃表哥”终于出事 任职期间太高调引舆情骚

  然而,这一通报,却在舆论界引起了广泛的争议与不满。当时,上游新闻报道称:三名在这次拘捕中失联的记者,都曾深挖武威“巧克力女孩”事件,因此有许多人都怀疑记者失联与此事有关。

  与此同时,张永生被公安抓捕的理由也几经多变:一会儿说张永生是在洗浴城涉嫌嫖娼被抓,一会儿说张永生是警方在办案过程中发现其违法线索被抓,一会儿又说张永生自述是当地警方在治安大清查中因违法被抓……

  结果,这起事件最终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张永生获不起诉而告终,公安机关也对抓捕他的相关责任人做了停职处理,同时进行了诫勉谈话。张永生本人也在取保候审后领取赔偿金1098元。换句话说,武威市警方的抓捕行为,完全成了一场“乌龙”,而火荣贵作为当时武威的主政官员,自然也成为了各种批评针对的对象。

“甘肃表哥”终于出事 任职期间太高调引舆情骚

  后来,这起事件引发的问题还在当年的全国两会上被记者抛给了时任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让王三运颇为尴尬。后来,王三运落马,火荣贵的副手,武威市委副书记陶军锋也落马,如今,终于轮到了火荣贵。

  不过,火荣贵的“历史问题”,还不止于此。就在“抓捕记者事件”刚刚落幕之后不久,2016年6月,一则题为《甘肃武威市委书记火荣贵的50多幅公开场合照,不愧为“表哥”》的网贴,贴出了50多张图片,直指火荣贵多次在调研时佩戴极其昂贵的奢侈品名表。

  网贴指出,火荣贵曾多次陪同已经落马的甘肃省委前书记王三运调研,而调研期间的新闻图片显示,火荣贵手腕上的表十分显眼,价值不菲,这起事件,让火荣贵背上了“表哥”的称呼,再次将他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甘肃表哥”终于出事 任职期间太高调引舆情骚

  去年9月至12月,甘肃省委第四巡视组曾对武威进行巡视。巡视反馈指出,武威市委在一段时期,政绩观存在偏差,搞面子工程、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在经济发展方式和项目建设、招商引资、富民产业培育等全局性、关键性重大问题上,不切实际,贪大求洋、超越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