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严查疯狂大货车保护伞:查处公职人员1
国内
湖南新闻网
湖南新闻
2018-07-18 00:11

  原标题:哈尔滨严查“疯狂大货车”保护伞:查处公职人员122人

  “这些收保护费的终于完蛋了,大货车问题有望根治了!”听到彻查“疯狂大货车”的新闻报道后,哈尔滨亿鑫出租车公司的赵师傅高兴地讲到。6月28日,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栏目报道,哈尔滨市纪委监委成立专案组,协调公安、法院、检察等各方面力量,打掉6个涉恶“保车团伙”,查处充当“保护伞”的领导干部及公职人员122人。

  失去“保护伞”的大货车不再狂躁,让哈尔滨市民看到了希望,也让人们真切感受到“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结合起来”的力度和价值。哈尔滨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刘兴东讲到,正是在这一思路的指引下,哈尔滨市才挖出了“疯狂大货车”顽疾的病根,从而跳出了“整治—反弹—再整治—再反弹”的怪圈。

本文图片均来自“中国纪检监察报”微信公众号

本文图片均来自“中国纪检监察报”微信公众号

  “疯狂”背后是腐败,除恶务尽必须打掉“保护伞”

  长期存在的黑恶势力背后,往往都有“保护伞”。哈尔滨市的大货车之所以越来越“疯狂”,原因也是如此。

  “疯狂大货车”问题在哈尔滨市由来已久。2005年4月哈尔滨日报刊发的报道中,就已将违规运输建筑残土的大货车定义为哈尔滨的“公害”。当时的哈尔滨市民相互叮嘱:上街要小心,“疯狂残土车”又出动了!

  为管住这些横冲直撞的大货车,十多年来哈尔滨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开展了各类专项治理行动。2015年3月,哈尔滨市公安交警部门发布消息,指出此前三年哈市公安交警部门累计组织专项整治行动146次,查处超载、涉牌涉证等关联交通违法50余万件,暂扣违法货运车1.9万台次。仅公安交警部门一家就年均整治48次,力度可谓不小。但多年下来,哈尔滨的“超”与“治超”却始终并行“在路上”——整治时情况好转,风头一过立即反弹。

  与治超工作并行在路上的,还有哈尔滨市的“保车团伙”。一位任姓大货车主告诉记者,他从2011年起经营过几年大货车,当时就已经有了保车人。“这些人跟交警很熟,啥事都能摆平”。

  “保车团伙”从交警那里得到了哪些保护?从专案组工作人员刘轶修介绍的情况看,“保护伞”至少有四种表现:一是滥用职权“开绿灯”。一些交警执法人员收到“保车团伙”的好处费后,授意在其所保大货车的显著位置粘贴标识暗号,以便辖区交警予以“关照”。二是干预执法“打招呼”。直接给交警执法人员下达指令,要求给与保护或免予处罚。公安交警呼兰大队原大队长于广军就曾向队里的交警提出,凡从商人倪某工地出入的违规大货车一律放行。三是泄露秘密“卖人情”。用打电话、发微信等方式,把工作信息泄露给“保车团伙”。阿城区公安局交警大队安全员王伟,20余次将执勤信息泄露给“保车团伙”。四是组团违规“轻处罚”。违规改变交通违章处罚种类,甚至直接删除违章记录,使违规大货车减轻或免予处罚。市公安交警支队巡逻大队原副大队长李名实等4人,就组团减轻或免予处罚交通违法案件955件。

  从提前打招呼到现场放行,从检查前泄露执勤信息到处罚后消除违章记录,这样一套全方位、零风险的“保护”,直接把“治超”变成了“致超”。“保车团伙”把货车司机和公安交警执法人员联系起来后,没有“人脉”的普通货车司机只需交上一笔费用,就可以享受到超载超速轻罚、免罚服务。大大小小的“保护伞”下,“保车团伙”成员“恶”得肆无忌惮,货车司机“超”得心安理得,一轮又一轮的整治行动失去了本来的意义,夜幕下的哈尔滨变成了一座疯狂赛车城,每年发生数十起恶性肇事案件,不仅市民饱受其苦,更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威信。

  当公安交警执法人员与货车司机、“保车人”之间形成相互利用的利益链条,走上以恶养腐、以腐护恶的道路后,只有打掉“保护伞”,才能根除“保车团伙”,解决“疯狂大货车”问题。

  “从纪检监察机关职责定位出发,推动扫黑除恶和反腐败结合起来,我们从一开始就把重点锁定在‘保护伞’上,仅核查公安交警部门处罚卷宗就达30670册”,该案专案组组长、哈尔滨市纪委常委、监委委员金锦德讲到。对此,黑龙江省委、哈尔滨市委旗帜鲜明。省委书记张庆伟强调,“坚决打掉‘保护伞’、切断利益链”;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王常松要求,“坚决惩治放纵、包庇黑恶势力甚至充当‘保护伞’的党员干部”;省委常委、市委书记王兆力批示,“深挖‘保护伞’和不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