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女议员”咬警察令蓝绿尴尬 网友却称政坛清
国内
湖南新闻网
湖南新闻
2018-07-23 06:01

  原标题:“咬警察议员”爆红令蓝绿尴尬 岛内网友:政坛清流,是屏东的幸福

蒋月惠

蒋月惠

  [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崔明轩]台湾屏东无党籍议员蒋月惠因咬伤女警、道歉没人理痛哭而受到指责,但当网络还原她从政的出发点及作为后,又一夕爆红。有媒体直言,蒋月惠写下的这段“政坛传奇”值得蓝绿阵营深思。

  被起底后由黑转红

  蒋月惠这几天的遭遇堪称戏剧性。据台湾联合新闻网21日报道,屏东县政府16日执行屏东市公勇路道路拓宽工程拆除,无党籍议员蒋月惠前去声援抵触户时与警方爆发冲突,过程中她咬伤一名女警;17日她被依妨害公务及伤害罪法办,次日她到屏东县警局向被她咬伤的女警致歉,因为找不到当事人,痛哭失声。蒋月惠的做法一开始遭到网民的无情嘲讽,但她仍坚持问政,质问屏东县长、民进党籍的潘孟安称,“公勇路的总经费是3.4亿元,你急着拆私有民宅要办核销。请问县长总共拿了多少钱?”潘孟安发出律师函,要求删文并澄清。

  随即蒋月惠的背景被起底,舆论对她的评价由黑转红。据台湾联合新闻网22日报道,住在屏东恒春的律师张怡在地方社群网站发文称,举凡环保、拆迁等公共议题,只要没人管的,蒋月惠再远都会到场相挺,是岛内罕见的“不分区县议员”。蒋不是恒春选出的议员,但恒春转运站搬家、垦丁转运站恐摧毁“国家公园”,她都会帮忙写海报、演行动剧,“如果早年恒春有蒋月惠这样的民意代表,就不会出现毒垃圾的悲剧”。文中称,蒋月惠常被问及“这里又没你的选票,何苦大老远跑来?”的问题,她回答说,唯有议会孤鸟才可以无拘无束到处飞,关怀弱势没有地域之分是她从政初心,也是职责所在。《中国时报》22日称,蒋月惠从小生活困苦,家里8个孩子都要帮父母干活,只要太晚起床,就会被妈妈打骂,所以她有童年阴影。但妈妈也让他们都具有关怀弱势的心。蒋月惠选上议员后开始投入皮革厂污染案,天天到皮革厂外站岗直播,因此成为业者眼中钉,派人威胁要让她“断手断脚”。当时哥哥蒋仁泉已退休,见到妹妹身处险境,便自愿担任议员办公室主任。蒋月惠为此曾留下遗言,“万一我有个三长两短,再见了,就简单地帮我烧一烧,将骨灰埋在罗腾园的树下”。而罗腾园肢障服务协会正是蒋月惠一直资助的弱势团体。

  被封为“女版柯文哲”

  不少网民称,原本看到新闻以为是作秀政治人物又一枚,“后来搜索网络打从心里钦佩你的无私奉献,看到没司机、没豪华进口车、没名牌套装,自驾破旧老车就四处为弱势奔波,对比官威官架子满嘴道德经的假仙鬼,政坛清流有你是屏东的幸福”。还有人说,“蒋议员,你让我太生气了,为何在一堆垃圾里能出一股清流呢?必须捐”。联合新闻网称,罗腾园以前一个月收到的捐款不足十笔且多数是小额捐款,最大笔是2500元新台币,但这两天除了邮政划拨、银行汇款外,还接到30多通捐款电话,有人坚持要捐10万元“聊表心意”。

  蒋月惠本人也是各种通告忙不停,像东森电视台和中天电视台等都邀请她上节目,一些媒体称她为“女柯P”。21日,她突然现身台北市长柯文哲的造势现场,并一把抱住柯,制造很多话题。柯则态度冷淡,对于媒体询问两人很相似时称,“不过我不会咬人”。这番话立即遭到舆论的批评,《中国时报》22日称,蒋月惠被封为“女版柯文哲”,是指两个政治素人能在蓝绿恶斗的政坛杀出一条路,但蒋月惠现身后,如同一面照妖镜,暴露出柯文哲缺乏同理心、易妄下定论的性格,“柯文哲难道不该伸出双手,以市长的高度提点蒋月惠,对她多一些鼓励与支持吗?”

  也有人不以为然,认为无论蒋月惠做过多少好事,都不代表她妨碍公务咬警察的行为是对的。

  能让政坛惊艳多久

  至于那名被咬女警,连日来饱受不理性的网民攻击,情绪低落。对于蒋月惠提出向她公开道歉,她委托县警局表示“过一阵子再说”,其父母坚持提告。

  蒋月惠的“传奇”在岛内引发诸多议论。国民党前“立委”林郁方21日建议举债度日的国民党不妨学习蒋月惠的愚侠精神,“穿草鞋也能打天下”。知名作家王丰称,“蒋月惠现象”解释了选举前夕空前冷清的原因。无论执政的还是在野的,从北到南的参选者身上似乎都欠缺蒋月惠散发的“感动元素”,“为什么选情冷清,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候选人本身的感动元素不足”。文章说,在台湾政治领域中,虚假的人太多,一旦出现这么一个怪怪的素人蒋月惠,况且她还默默行善多年,自然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典型了。《中国时报》22日刊登的一篇评论称,蒋月惠这几天刷爆全台,不但给屏东带来震撼教育,更让台北的媒体和政坛惊艳,让人看见原来政治人物不全是天下乌鸦一般黑,还是可以给人期待的。但蒋月惠这样一个非典型政治人物,对屏东乃至于全台行之已久的政治生态能产生多大影响力,恐怕值得观察。文章说,正在寻求连任的她,从政之路上可能还会遇到更多、更难缠的麻烦,更何况她的情绪管理还有不少需要调整的地方,她需要有成熟的幕僚帮助她。柯文哲看似随意的发言,其实往往是经过精算的结果,“蒋月惠这位真正的光杆素人,并没有太多任性发言的本钱,因为新鲜感一过,看笑话的、酸言酸语的、批评的可能就会铺天盖地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