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癌老人捐医药费卖废品钱在浙大成立助学基金
教育
湖南新闻网
湖南新闻
2018-07-20 10:32

  在浙江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教育基金会助学金的项目简介中,一个名为“龚桂方助学金”的项目似乎毫不起眼。相比其他项目几十万的数额、数十年的历史、资助几百人的规模,它显得有些微小:它从2014年捐赠设立,用以资助家境贫寒的求是学子,当时承诺2014-2017年每年到款1万,资助2名同学自大一至大四毕业。

资助历程

资助历程

  2014年到款1万,资助2名同学;

  2015年到款1.5万,新增1名同学,共资助3名;

  2016年到款1.5万,资助3名,目前2名已毕业,1名仍在校。

  至今,累计资助4万元,资助3人。

  2017年,它悄无声息地停止。

  4万元,对于助学金而言,并不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但对于龚桂方和受资助者而言,都显得如此重弥千金。

  4万元,这是已患肝癌的龚桂方从医药费、捡废品中省下的爱心资助;

  4万元,这是3位贫困大学生久旱生活中的一滴甘露,能够解决一大部分学费。

患癌老人捐医药费卖废品钱在浙大成立助学基金

  而现在,这个温暖的故事正在逐渐走向结局。与肝癌抗争五年半的龚桂方怕是坚持不了多少时间了。

  浙大老师、受助学生看望

  第一面也许就是最后一面

  2018年7月15日,浙江大学教育基金会收到了一条消息——“浙江大学龚桂方助学金”的捐助者龚桂方已在弥留之际。这个消息是通过龚桂方儿子的一个电话得知的,对方从父亲的通讯录中找到这个电话,却并不知道这个电话通向何方,只是单纯地希望认识父亲的朋友,能来医院见最后一面,劝劝父亲别想这么多。

  经过确认,龚桂方儿子知道了这个电话号码的含义,并希望浙大教育基金会能够来看看他的父亲。此时大家才知道以龚桂方名字命名的助学金之所以突然停止,是因为出了这样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浙大教育基金会副秘书长党颖、党委学工部副部长蔡荃就带着龚桂方资助的浙江大学学生王栋,驱车近五小时赶到了浙江肿瘤医院温岭分院。

  此前,王栋和龚桂方一直是电话和短信联系。受资助3年,这是王栋第一次见到捐助人龚桂方,但或许这也是两人的最后一次见面。

患癌老人捐医药费卖废品钱在浙大成立助学基金

  骨瘦如柴、浑身蜡黄的老人记忆还是十分清晰,他一下子说出王栋来自宁波的事实。龚桂方见到王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真的很抱歉,因为去年看病没钱了,也没有办法继续赚钱,没能够兑现资助你4年的承诺。”

  当得知王栋九月就要开始在浙大读博士了,他又表现得非常高兴,给他鼓劲: “我是曾经过自卫反击战的老兵,我也是一个有37年党龄的老党员,你一定要好好读书,为我们的党,为我们伟大的事业做出贡献。”

患癌老人捐医药费卖废品钱在浙大成立助学基金

  王栋告诉龚桂方,3年的资助足以改变自己的生活。如果没有这笔资助,如果没有龚桂方的精神一直激励着他,他不可能在今年9月继续在浙大读博士。“就像是我的一个最陌生的亲人,很难想象供我念书的好心人,自己的生活会是这样的。”

  朴实普通的水手

  他的大爱早已传递到天南海北

  和其他捐赠者相比,“龚桂方助学金”的捐赠方简介很是朴实:“龚桂方,温岭松门人,当过兵,开过店,打过渔。”龚桂方就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龚桂方现年57岁,曾经是温岭“勤丰318号”货轮一名普通水手。

  2012年,他看到《秦皇岛晚报》上报道的一个叫郭学敏的女孩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北京中医药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却因为父母、哥哥患病,面临无钱上学的困境。龚桂方心生恻隐,先是寄了500元,此后几乎每月都有捐款,累计万余。

  此后,从北京中医药大学、天津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南开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浙江大学的贫困大学生,到村里的优秀大学生,再到贫困家庭……仅2012年到2016年,龚桂方就陆续捐出了爱心助学金九万余元。

患癌老人捐医药费卖废品钱在浙大成立助学基金

  但,命运对于这个善良的好人实在是过于残忍。2008年,龚桂方被查出肝硬化,又做了脾切除手术。之后,他又因为病痛陆续动了三次大手术,加上妻子两次生病,总共花了20多万元。

  不幸患癌的他

  却用医药费和卖废品的钱坚持资助

  不得已,龚桂方将小楼卖掉,在旁边搭了三间小平房。为了赚钱,龚桂方跑到一艘运煤的运输船上当水手,每天起早贪黑地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