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下课:杭州少年宫暑假班八成孩子由祖辈陪
教育
湖南新闻网
湖南新闻
2018-07-20 14:55

  (原标题:杭州少年宫暑假班八成孩子由祖辈陪读:多在没空调的走廊等待)

等你下课:杭州少年宫暑假班八成孩子由祖辈陪

  学校旁的广场,我在这等钟声响,等你下课一起走好吗?——周杰伦的《等你下课》,是酷暑天在杭州青少年宫陪读家长的心声。

  西湖边的青少年宫,作为杭城最大的综合性校外活动场所,是暑假的大热之地。今年的少年宫暑期班,从7月5日到8月22日结束,共开设3342个班级,将有5.3万多人次来到少年宫。

  娃儿来上课,陪读的家长们在做什么?大热天,他们会去哪儿?昨天,钱报记者来到杭州青少年宫,记录下炎炎夏日里,这个特殊群体的所思所想。

  唯一有空调的大厅:不到八点,座无虚席

  三伏天,陪孩子来上课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摇着扇子,等在没有空调的走廊里、花园里。时间指向下课时间,他们迅速去接娃,顾不得背上的汗、头顶的烈日。

  因为建筑年代久远,这里的大多数教学楼都没有中央空调,只有一幢新建的科体楼有中央空调。于是,科体楼休息大厅成了最抢手的地方。每天早上8点不到,科体楼大厅的休息椅就被一抢而空。王女士说,她8点10分到少年宫,大厅已座无虚席,抢占宝座的大多数是陪读的爷爷奶奶。

  在青少年宫等待的家长,80%是爷爷奶奶辈,20%是妈妈。除了科体楼,家长大多等在教室外的长凳上,没有空调,只有闷热,最多偶尔去走廊尽头的窗口透透风。他们说:“孩子在里面上课不好走开的,万一中途出来找我有事呢?中间还要给他吃点东西。”

  拿着餐布铺午餐的焦虑妈:不想儿子和我一样

  科体楼一楼楼梯拐角处,一块偌大的绿色餐布格外引人注目。一位妈妈正坐着等孩子下课,她的脚边是一个装满菜的绿色大圆碗、两个保温杯和两碗浮着几片菜叶的汤。

  “是因为下午还有课,所以在这儿吃饭吗?”钱报记者问。

  “我们下午没课了,只是要吃完饭再回去。”这位妈妈语速飞快地解释说,“我们住在浙大紫金港校区那边,坐公交车要一个小时左右。儿子11点半下课如果不吃饭,路上就会喊饿。”

  这位妈妈是江西人,姓吴,儿子在莫干山小学读书,下半年上三年级,暑假在少年宫上的是文学思维课,早上8点半到11点半。她是一个人在奋斗。老公常年出差,所有的陪读全她一个人扛,“我每天早上六点多起来准备饭。蒸了饭就放在这个保温杯里,它现在还是热的。”记者看到里面有茭白肉丝、青菜、毛豆等,“刚去少年宫食堂打了两碗汤,免费的。”

  为了孩子,她操碎了心,“孩子都是耽误不起的呀,要多学几个乐器才会有乐感。所以我们学葫芦丝和古筝,一对一的课200元一节,我上不起,这儿实惠。但这儿一节课十几个孩子,老师一个个手势纠正下来,课就没了,能学到什么呢?我咬咬牙,给他古筝报了一对一的课。有些课像语文、书法来上大班是比较划算的。”

  现在,吴女士生活的一切就是儿子:“他上学,我半天兼职;暑假,我就全职带他。爸爸一个月回家一两天,根本顾不上孩子。”

  为什么在儿子身上这么用心?王女士说:“我不希望儿子像我一样,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至少你要自己知道,你需要什么。我不是说要让儿子变得多好,但是要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帮助孩子成为更好的自己。”

  想着故乡的老漂族:我想回老家,三五天也好

  张阿姨来晚了,大厅位置抢不到,找了棵大树,在树阴下乘凉。右边一把扇子,左边一个袋子和一把雨伞——这是每个陪娃家长的标配。抢不到空调位置,只能手动解决。

  问张阿姨等在这里热不热?她嘴巴上说,不热,还好。但记者分明看到,她的头发全被汗水浸湿了,两边的鬓发湿成一缕一缕。

  张阿姨说,她孙子10岁,在文学楼上课,从7月10日到8月15日。她家在大关小区。她每天5点多起床,7点必须上公交车,坐车一小时。8点多,把孙子带进空调教室上课,她就要想法子消磨等待的3个小时。

  大树下,张阿姨拿出一块粉红圆点布,想缝个被套,“消磨时间。我不识字,不玩手机。”

  张阿姨是河南人,喜欢热闹,“我想回家,这里孤单得很。等3个小时,现在,是你跟我说几句话。其他谁跟我讲话,谁认识我啊!”说到老家,张阿姨一开口就说:“我一心想回老家!见见亲人,开开心,玩个三五天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