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连年扩充军费 日本法制改革更易获得军事行
军事
湖南新闻网
湖南新闻
2018-07-20 19:52

  日本通过制度、体制和法制等“软件”改革所取得的军事行动空间和权限,以及通过对外防务合作,在国际安全影响力和秩序主导权方面获得的进展显然要大很多。这也成为当前日本国家军事安全战略最为突出的特色,相比单纯的防卫预算增长问题,这是更值得外界关注的地方。 

比起连年扩充军费 日本法制改革更易获得军事行

  资料图:日本陆上自卫队举行演习。(图源:中新网)

  日本防卫省拟在2019财年进一步增加防卫预算。如果申请得到批准,将是日本防卫预算连续7年增长,将创下历史新高。

  日本防卫预算的持续增长,特别是近年来连创历史新高,有其内外背景。总体上,这是日本积极推动以“正常化国家”为基本目标的大国化战略,强化自主防卫能力的政策结果。安倍政权将“军事正常化”作为构建和强化日本国家战略的基础之一。以应对“日益复杂的周边安全环境”为名义,配合国家安全战略调整和新安保法的出台,安倍政府积极打造“联合机动防卫能力”, 在“质”与“量”方面同步推进军力建设。在加强作战指挥与后勤体制的基础上,安倍政府将确保周边制海空权、应对“岛屿入侵”、弹道导弹防御及太空及网络战作为主要备战领域,重点提升一线部队的快速反应、投送部署、机动作战、警戒监视、情报通信能力等。

  需要看到,安倍执政以来,在应对中国“军事威胁”的假想敌思维引导下,日本的防卫力量建设和部署进一步向西南方向倾斜,反映在预算方面,就是专门用于“西南诸岛”的国防预算开支持续增加,包括采购和改造大中型驱逐舰、潜水艇、战斗机和预警侦察机,维持强化海空优势,训练、装备并部署用于夺岛作战的“水陆机动团”,在“前线岛屿”新设雷达站及沿岸监视部队、乃至部署陆基反舰导弹,加强“第一岛链”封锁能力等,无不具有明确针对性。除此之外,在抢占军事战略“新边疆”的目标驱动下,日本不断增加在太空军事和网络战方面的投入,加速软硬件构建,以针对中国等竞争对手取得早期优势。这些军事建设的“增项”,显然需要持续增长的预算支持。

  在国内战略及政策助推的同时,日美同盟的强化,特别是装备技术、军事训演方面的具体防务合作深化,成为推动日本防卫预算增加的另一动因。事实上,日本一方面在主动地利用日美同盟,使其服务于自主防卫能力建设的目标;另一方面,基于“维护同盟大局”政治目的,日本也必须加大投入,以回应美国对日本承担更多同盟义务和防务成本的诉求。在日本的防卫预算中,美军基地费用和驻日美军整编费用始终占有一定比重,且有可能扩大。

  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要求北约及亚太盟友大幅增加军费,为美国分摊负担,加上日美贸易摩擦趋于加强,日本寻求通过大力引进美式装备,如F-35隐形战机、AVV7水陆两栖战车、“全球鹰”大型预警机和“鱼鹰”运输机等,达到缩小日美贸易顺差,缓和美国政治压力的目的。当然,通过引进先进的美制装备,以及与美军进行联合训练,日本也希望达到让自卫队迅速提升战斗力,通过日美军事一体化增强联合威慑力的目的。

  基于日本持续推进系统化的“强军工程”,日本的防卫预算预计在未来还将继续增长。2018年下半年,日本将提前修改出台新的防卫大纲和“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其中规定将进一步提高每年装备开支的增长幅度。当然,由于国家财政压力,在日本国家总预算“大盘”中仅占5%左右的防卫预算很难有突破性的、大幅度增长。当前的日本防卫预算中,人员工资及粮食补给(即“人件与粮食费”)已经占到总预算的超过45%,而在其余的装备物资费用(即“物件费”)当中,基地设施、现有装备的维护费用也占到总预算的约25%,武器采购和技术开发则仅占约15%。换言之,现有预算即使保持增长,所带来的军力“增量”仍是相对有限的,日本要进一步强化军力,还面临诸多问题。

  但同时,需要看到,虽然未来军力“增量”很难突飞猛进,日本仍然拥有相当可观的军力“存量”、长期积累的质量优势,潜在的军工能力和动员能力,以及日美军力联动后给日本带来的威慑力、作战力“加成”。

  现阶段,日本执政集团推进军力建设以扩充国家战略资产的意志也是比较坚定的。而且,近年来,相比于预算增长支持下军力“硬件”,日本通过制度、体制和法制等“软件”改革所取得的军事行动空间和权限,以及通过对外防务合作,在国际安全影响力和秩序主导权方面获得的进展显然要大很多。这也成为当前日本国家军事安全战略最为突出的特色,相比单纯的防卫预算增长问题,这是更值得外界关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