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税专项抵扣调查:子女教育花费能否多扣除少
母婴
湖南新闻网
湖南新闻
2018-07-06 13:50

网络配图

网络配图

  个税专项抵扣样本调查:子女教育花费那么贵 能不能多一点扣除少一点缴税

  6月29日,中国人大网公布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正式向全社会征求意见。短短几天,该网站显示已提意见数就多达58000余条,足见社会各界对个税的关注程度。

  根据草案,除了将基本减除费用标准提高到5000元/月(6万元/年)外,还增设五项专项附加扣除,包括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支出、大病医疗支出、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

  那么,不同收入的人群对这些支出感受如何?新增抵扣项能否降低部分人的生活负担?记者采访多个家庭以及个人,通过还原他们的收入、支出情况,试图呈现当前上班族的主要生活负担以及新修个税法将带给他们的影响。

  子女教育等是主要支出 根据西南财经大学经济与管理研究院院长、中国家庭金融调查(CHFS)与研究中心主任甘犁测算,在靠工资薪金获得收入的人群中,月收入在8000元~12500元的纳税群体是纳税主力,应纳税额占个税总额的63%。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围绕月收入在8000~12500元、不同城市的上班族进行了采访,从他们的收入、生活支出情况不难发现,此次纳入专项附加扣除的住房贷款利息、房租、子女教育等支出占收入比重较高,是多数上班族每个月的主要支出。

  从一线城市来看,北京市民李明(化名)告诉记者,他育有一正在读幼儿园的儿子,妻子全职照顾小孩,李明目前税前月收入约为24000元,税后约为16000元。孩子每月幼儿园学费、课外兴趣班学费共约4000元,房贷利息约4000元,粗略计算,两项支出占其税后收入一半左右。

  一位在一线城市工作的单身上班族告诉记者,他税前收入约12000元,税后收入不到9000元,房租约2700元,该项支出占比约为三分之一。

  虽然不同的上班族家庭成员情况、收入、支出项目及金额各不相同,但通常来说,抚养子女的上班族要比单身青年生活负担更重。

  近日,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公开表示:“过去有关部门负责人也表过态,比如同样的收入水平,一个月8000元,一个没有结婚,这8000元过得比较滋润,但另外一个上有老下有小,好几个人都靠这8000元,就过得很拮据。如果这个时候增加个税调节的合理性,比如子女教育、大病医疗个人支付部分的扣除,以及刚需贷款利率的扣除,显然是对这些家庭有针对性的减轻了负担。”

  房贷利息和子女教育不仅是一线城市家庭的主要生活支出,记者采访到的二线城市家庭情况也相似。

  某二线城市从事教育行业的夫妻二人,家庭每月税前收入大约为20000元,两人育有一正在读幼儿园的女儿,她告诉记者,每月孩子幼儿园、课外班学费约3000元,房贷利息约2000元,这两项支出占家庭税后总收入(16000元)三分之一。

  二线城市一位单身租房上班族,税后收入约4800元,租房1500元,租房费用占到税后收入约三分之一。

  此外,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在三四线城市工作的单身上班族,均未达到年收入6万元的免征额,将不涉及缴纳个税的情况。

  贾康近日表示:“对于这次强调的增加专项扣除,是值得肯定的,这个改进其实是社会多年热议的,有认识基础的,也是符合国际惯例的。一旦实行会明显提高个税调节的差异化针对性和负担合理化的水平,是有利于税制追求实质公平的。”

  专项扣除该怎么扣? 尽管社会各界都非常支持提高基本减除费用标准以及增设专项附加扣除,但由于专项扣除如何执行修正案中并未明确,因此在涉及较多人的子女教育与房贷利息抵扣项上,各界理解也不一致。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丁仲礼在6月2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个税法修正案草案时表示:“专项扣除内容中,没明确的是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到底能扣除什么方面的支出内容?比如,学前教育对许多年轻的家庭来说是非常重的负担,但牵扯到不同的幼儿园有不同收费标准,公立的、私立的收费都不一样,其他子女教育也是,上私立学校能扣除吗?我觉得这点还很模糊,应该给它一个限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杨震表示,子女教育现在是全社会很关注的一个问题,义务教育费用当然毫无疑问,应该扣除。但是去上辅导班的费用扣不扣,比如钢琴班或者其他班,在这个法里没有明确,也不清楚,所以会不会造成新的不平等?特别是农村和城市教育经费不完全一样,希望能早日出台专项扣除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