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成为主播两年后与男友分手 对异性只剩厌恶
社会
湖南新闻网
湖南新闻
2018-07-05 22:39

  原标题:女孩成为主播两年之后:与男友分手,对异性只剩厌恶 | 青客故事

直播中的女主播 | cfp

直播中的女主播 | cfp

  有朋友跟CC咨询,自己是不是也该成为一名网络女主播。

  CC想了想告诉她,这圈子确实很能挣钱,但如果做了,希望她能守住自己的底线。

  “大哥”

  在2016年的夏天,CC进行了自己的第一场网络直播。

  那一年,她刚从艺校的播音主持专业毕业。因为有着一副天生的好嗓子、想自由自在地唱歌,她放弃了做美食节目主持人的机会,选择成为一名网络主播。

  第一场直播现在看来非常简陋——没有精心布置的布景,没有声卡,没有环形灯,甚至没有用电脑端。CC那时还是个连化妆都不熟练的女生,但她很自信,对着手机就像坐在校园的长凳上一样,唱着自己很喜欢的王力宏的歌。

  第一次直播效果很好,不一会儿就有上百观众涌进直播间,大多是夸赞声:主播很青春、唱得很好听。

  这似乎符合了CC最初的设想,在一个专属于自己的地方,唱自己喜欢的歌、聊自己想聊的事。然而,这样的新奇感在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就变得复杂起来。

  直播间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某个观众刷“礼物”的数额达到主播自己定的标准之后,就可以加主播的私人微信。从入驻直播间的第一天,CC就注册了一个微信小号,用来专门加观众。她还只是一个刚入行的小主播,就把观众添加私人微信的金额定在了200元。

  刚开播没几天,一个“大哥”进入CC的直播间,一次性消费了1000多块的“礼物”。还是个学生的CC觉得,这个人简直太大方了。

  立刻添加微信好友后,“大哥”主动地向CC发出邀请,说自己常在北京出差,可以约出来吃个饭。初入直播的她面对这样的支持和邀请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和惶恐,赶忙毕恭毕敬地回复:“好的哥哥,非常感谢哥哥的支持。”

  “大哥”紧接着回复:“你想做好主播这行,就要像xx(当时红极一时的女主播)一样,要主动说’哥,什么时候来北京?我请你吃饭啊!’像你这样被动地做直播是不行的,会让大哥们望而却步,赚不到钱的。”CC摸不着头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跟自己说这些。

  接下来的几天,这位“大哥”仍然给CC大量刷钱,并继续“传授”直播间里诸如“如何讨好大哥”的“潜规则”。

  然而,CC始终没有邀请“大哥“见面,一周后,这位她直播生涯中的第一位“大哥”,从直播间里消失了。

  “大哥”的离开,给CC上了直播生涯中的第一堂课:他的大方和热心,是“有偿“的。

  开始做直播时,CC正在和自己的校友L热恋,两个人相识在校园,L长相讨喜,性格也很温柔。

  在学表演艺术的L看来,“主播”这个职业与其他职业的性质并无差别。对于CC的选择,他曾说,“能通过自己喜欢的事(唱歌)赚钱,是挺好的事情。”偶尔,L会假装成观众,到CC的直播间里“围观”一下。在CC下播后,打趣她,“你看人家其他主播都穿得那么性感,你穿另外一件的效果会更好噢。”

  相比男友“看客“似的心态,CC明显感到了直播对自己时间的挤占和精神上造成的压力。一方面,她需要投入每天八小时的时间和大量精力来接待观众以培养人气;另一方面,通过在直播间里的交流她发现,来看自己的观众绝大多数都是男性,且年龄跨度从十几岁到几十岁的都有。

  在主播开始直播前,所在公司会进行“培训”。在CC进入的这家仅有5、6个主播的公司里也是如此。老板的培训中教过,要时刻用精致的妆容来保持自己的“美丽”,用暧昧的话语来保持观众们对自己的想象。

  这不再是唱歌、聊天那么简单的事情,需要更多对观众心理的揣摩、迎合。这让社交圈子单纯的CC觉得越来越有压力。

女主播的收入主要来自观众的礼物消费 | cfp

女主播的收入主要来自观众的礼物消费 | cfp

  江湖

  做主播两个月后,CC开始发现,直播间是一个江湖,充满套路。这江湖中,那些男性观众,才是真正的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