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游泳大腿被切断身亡:已尸检 警方正排查船
社会
湖南新闻网
湖南新闻
2018-07-13 12:32

  原标题:“大腿被切断身亡”游泳男子已尸检,大连警方调视频排查船艇

朋友卢先生每每提到刘先生就忍不住流泪。

朋友卢先生每每提到刘先生就忍不住流泪。

  近日本报报道了发生在辽宁大连星海湾的一起惨案,冬泳爱好者刘先生在游泳过程中发生意外,右大腿被切断身亡,肇事怀疑对象指向旅游船艇。为尽快找到凶手,儿子小刘多方求助寻找线索和目击者。此事在全国也引发广泛关注,人民日报和新华社等众多官方微信也转发了本报的相关报道。如今七天过去了,这件事仍然没有淡出人们的视野。

  “头七”前一天进行尸检

  7月12日是父亲的“头七”,小刘和家人朋友来到海边悼念,出生28年来他度过了最难熬的一周——6日那天父亲像往常一样去海边游泳,再见面时已经是在法医中心,父亲身上还系着“跟屁虫”,右大腿从中间遭切割,仅剩些许皮肉相连。11日,父亲进行了尸检,小刘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这个仍然在读的博士生在父亲意外身亡后,立马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在外他需要处理父亲的后续事宜,在内他要安慰已经崩溃的母亲。

  只有到深夜,他才能真正地释放自己。但这些天他夜夜失眠,偶尔睡着还会哭醒,他不自觉地蜷缩着身子,明显是受创的姿势。

  小刘想好好看看父亲生前的样子,却发现手机里没有和父亲的合影,这成了他的遗憾,幸好父亲所在的冬泳俱乐部的成员发来很多照片,这给了小刘些许安慰。

  儿子女友:见面时的嘱托竟成了遗言

  小任是小刘的女朋友,事发后她请了一周的假一直陪着小刘和他的母亲,虽然身份还有些尴尬,但是谈起刘先生的意外身亡,小任还是难以接受。她告诉记者,自己与小刘去年5月才开始谈恋爱,和小刘父亲见面次数并不是很多,在她的眼中,刘先生开朗、随和、实在,属于那种谁有事都会马上去帮忙的人。

  她记得自己第一次以女友的身份登门时,一点都没有感受到拘谨,小刘不喝酒,她陪着刘先生小酌几杯,气氛非常好。刘先生很高兴地录了视频发给老家的人,说小刘的女朋友上门了。两人出去旅游,刘先生都会开车接送。“叔叔非常重视读书,微信中他在儿子的名字后面加上了博士的后缀。”

  小任记得最后一次与刘先生见面还是在今年6月。那天刘先生嘱咐她要监督小刘的学业,两人互相帮助,一起进步,“没想到这竟然成了遗言”。

冬泳的朋友为刘先生送别。半岛晨报、海力网摄影记者阎昱颖

冬泳的朋友为刘先生送别。半岛晨报、海力网摄影记者阎昱颖

  最后对话:注意安全,好!

  从事发至今,大连的天气一直不太好,在此之前这并不会成为冬泳俱乐部成员不去下海的理由,但这几天大家几乎都没有去。“心里难受,难以接受。”这是大家的理由。

  从成员发在群里的照片不难看出,这个140人的俱乐部,成员之间几乎天天见面,互动很频繁,感情很深。“他是个热心人,换衣服的棚子都是他为大家搭建的”“冬天要是赶上雪天,他会提前来把大坝上的积雪扫掉,方便大家下水”“当群主冬天去南方时,他会成为代理群主的角色,为大家服务”,这是大家谈到的一些细节。

  刘先生生前最后一个对话的人,是俱乐部成员范先生,当时两人在海里相遇,“我说注意安全,他说好,没想到出了意外。”范先生说。

  在成员发在群里的照片中,有一张是刘先生手里拿着红色“跟屁虫”。大家看了尤其难过,“原以为系着‘跟屁虫’就安全了”。

  冬泳爱好者:希望和船艇互不越界互不干扰

  除了刘先生所在的冬泳俱乐部,发生在星海湾的这起惨案也引起了其他冬泳爱好者的关注。大连冬泳协会内勤姜美丽告诉记者,目前大连冬泳协会在册的会员有1500多人,平时分布在我市各个海域。事件发生后,大家在哀叹刘先生的同时,对目前浴场人船混行的问题引起高度重视。

  记者搜索发现,2015年8月,本报曾报道过一起海上船艇伤人事件。当时在旅顺口区黄金山附近一处浴场,一位游泳者的一条腿被急速驶来的摩托艇卷进后方推进器,鲜血染红周边海水,幸被人及时救助,事故造成伤者腿部粉碎性骨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