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90后放弃家庭事业终南山上修行:男女同住(图
社会
湖南新闻网
湖南新闻
2018-07-13 18:21

  原标题:终南山上修行的90后们:打工一月隐居半年 男女同住

终南山大峪一处废弃的隐居茅棚。北京时间记者杨安平摄

终南山大峪一处废弃的隐居茅棚。北京时间记者杨安平摄

  本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却起了归隐山林的心意,还没来得及看透人世间的沧桑,就自觉领悟了生命的流殇,前辈眼中他们是职场社会的朝气,可他们自己想要的反倒是佛系。

  作为职场的主力,一些90后感慨生活的无趣,幻想找到一处鸟语花香、天蓝草绿的地方过自由自在的生活。于是,隐居终南山修行成了不少年轻人的向往。

  放弃了事业和家庭,就能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近日,北京时间记者来到终南山,寻访在这里隐居修行的90后,试图解码他们的别样人生。

  看书的琳子

琳子在终南山大峪的居所。北京时间记者杨安平摄

琳子在终南山大峪的居所。北京时间记者杨安平摄

  “谁说我是来终南山修行的,这地方凉快,我就是躲山里来避暑看书!”6月27日晚间,和两名男子一块住在终南山大峪半山腰一处简易房中的女孩琳子给出了这样回答。许是觉得被记者的不请自来而打扰,琳子的态度非常不友好。

  和山下的酷热相比,临近夜晚的终南山寒意逼人,外面还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穿着短袖短裤的记者被冻得瑟瑟发抖,相比之下,琳子就从容多了,穿着厚厚的抓绒衣,胳膊和腿都得到了很好的保护,显然是熟悉山中气候、在此已经住了很久,但她拒绝承认是在隐居修行,尽管在初来终南山的记者看来,两男一女、年龄各异的三人同住于深山之中是如此的怪异。

  饶是记者变着法子百般发问,琳子始终不愿透露其辞职来终南山“读书”有多久、以及为何要辞职来此,更不愿透露真实姓名,与琳子同坐接待记者的落发男子,也多用隐语来回避问题,“我们就是看看书”。

  坐了一个多小时什么都没有问到,眼见天色已晚,记者不得不起身告辞,落发男子起身相送,而坐在藤椅上的老年男子,则始终保持记者刚来时闭目静思的姿势,不曾有丝毫变化。

  禅修的小A

  辞别琳子,在暮色中记者找到一处禅院借宿。在这里,记者遇到了跟着一众僧尼和居士禅修的92年女孩小A。

  胳膊上布满了红红绿绿的纹身,头发扎成一根根小辫绑在一起,小麦色的皮肤下是一张稚嫩的脸,如果不是身处终南山上维摩禅院,很难把小A跟一个修行人联系在一起,事实上,小A开始修行已经有三个多月。

  作为一个摄影师的女儿,出生在广州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再加上父母在年幼时就分开,对于小A而言,并未感受到家庭生活的快乐所在。大学毕业后,小A到一家旅游杂志做了图片编辑,因为工作的原因,也就爱上了旅游。

  两年前和男朋友分手后,小A索性辞掉工作开始穷游——有了钱就出游、钱花光就工作、赚了钱继续走,就这样走遍了天涯海角、大漠孤烟。三个月前,因为盘缠用尽,小A停留在苍山洱海边,在大理城摆起了地摊,靠向游人兜售特产来赚取走下去的生活费。

在终南山禅修的小A。北京时间记者杨安平摄

在终南山禅修的小A。北京时间记者杨安平摄

  许是因缘际会,在大理,小A遇到了带着一众僧人云游讲授禅修之道的德航和尚,几场禅修课听下来,小A觉得自己浮躁的内心平静了不少,遂起了加入僧团禅修养心之念。考虑到小A的状况,德航和尚决定让小A以义工的形式加入。

  就这样,一路云游,一路禅修,三个多月的时间,小A跟着师傅们走了十几座名山古刹,而后在一周前来到了终南山。

  对于未来,小A并无明确规划,虽然也曾想过落发为尼、出家修行,但她不确定自己是否能下得了这个决心,而且,这也要经过师傅的考验方行得通,“跟着感觉走吧”,自认刚入修行之门的小A考虑良久之后说。

  学医的小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