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欣欣首次回应苏享茂之死:我永远都会记着他的
社会
湖南新闻网
湖南新闻
2018-07-13 23:32

  7月12日,苏享茂家人诉翟欣欣赠与合同纠纷、侵权责任等案件召开庭前会议。据媒体报道,庭审结束后,翟欣欣父女在法院门口遭遇苏的家属围堵,后被劝开。

  今日(7月13日),翟欣欣选择面对媒体,接受红星新闻独家专访。

  两个小时里,她讲述了与苏享茂交往的全过程,对争议细节一一回应,这也是翟欣欣首次接受媒体采访。

▲翟欣欣和苏享茂之前的合影 受访者供图

▲翟欣欣和苏享茂之前的合影 受访者供图

  去年9月7日凌晨,手机软件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跳楼自杀。去世前,他发布消息称“被毒妻翟欣欣逼死”,随之公布了翟欣欣的手机及身份证号码,同时将遗书发布在网络上,称翟欣欣在离婚时,索要上千万财产。

  一时间,翟欣欣成为了众矢之的。

  事发后,翟欣欣几乎成了网络上的一种女性负面形象的代名词。翟欣欣告诉红星新闻,“这一年,我差点撑不过来,也多次想到了死。”

  关于庭前会议

  事发后第一次与苏家人见面

  7月12日,苏享茂家人诉翟欣欣赠与合同纠纷、侵权责任等案件召开庭前会议。据媒体报道,苏享茂家人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门口等到了前来出庭的翟欣欣父女。

  红星新闻:7月12日是你在事发后,第一次与苏家人见面吗?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

  翟欣欣:是的,这是我们在苏享茂去世后第一次见到苏家人。当天,我做了简单的特殊装扮,戴了帽子和眼镜,出庭前,我与父亲站在法院街对面,远远看到苏家人站在门口等着,想要堵我们。于是我和父亲一直在街对面看着他们,直到看到他们进了安检,我们才进去。进去以后,我因为戴着帽子和眼镜,他们没有认出来。苏家人先进电梯,我后面上了电梯。

  离开时,我们本想与苏家人走分开的通道,但也因为避嫌,所以我们依然走了当事人通道。结果刚出法庭大门,就有苏家人围堵。我父亲为了保护我,挨了很多拳头。我的父亲做过心脏支架手术。

  红星新闻:目前你父亲身体状况如何?

  翟欣欣:离开法院后,我和父亲直接赶往了医院,昨晚我父亲都是在医院度过的。目前,父亲已经出院了。

  关于和苏享茂相识

  初次见面苏谈吐文雅,特斯拉的确是“惊喜”

  苏享茂去世后,通过网络上公布的照片可以看到,翟欣欣高挑美丽,身高也超过了苏享茂,因此不少网友怀疑,翟欣欣是因为看中了苏享茂的经济实力,才选择与之交往。对此,翟欣欣做出了解释。

  红星新闻:你还记得第一次与苏享茂见面的情况吗?

  翟欣欣:第一次见到他,这个男生戴着眼镜,看起来挺斯文的,瘦瘦的,当时看上去好像比我高一点。我喜欢瘦瘦的男生,所以第一眼觉得挺有好感。接下来我们坐下来聊天,他谈吐很文雅,我很欣赏,再加上我事先了解到他是研究生,我感觉和这样的男生过一辈子,真的挺好的。

  红星新闻:后来你们的交往过程中,苏享茂给你留下什么样的印象?

  翟欣欣:现在回忆起来,都是很温情的细节。苏享茂是个特别贴心的人,对这段感情也很用心。我很怀念那段时光,也很感恩。特别是,我是独生子女,而他来自一个有很多兄弟姐妹的大家庭,恋爱中我的小任性,他都会迁就。我有的很多缺点,他都没有,所以当时我对这段感情看得特别美好。

  红星新闻:有人质疑你们认识仅两个月就闪婚,婚姻的基础不牢靠,才会导致悲剧发生,你怎么看?

  翟欣欣:我们去年4、5月恋爱,在这两个月里,我们一起去旅行,我也跟他回老家。我们朝夕相处,对彼此性格其实很了解,感情也很深,所以我并不认为我们是在基础不牢靠的情况下闪婚的。

  红星新闻:你曾经在微博上说,那辆价值百万的特斯拉红色车,是苏享茂在刚认识你时,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他赠予你的“惊喜”。但网友质疑,北京的车牌需要摇号,没有提前准备和摇号,无法使用新车,怀疑你所说的“不知情”和“惊喜”的真实性,你怎么解释?

翟欣欣首次回应苏享茂之死:我永远都会记着他的

  ▲翟欣欣和红色特斯拉 图据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