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式晚年:“退而不休”一定意味着晚景凄凉
社会
湖南新闻网
湖南新闻
2018-07-20 18:16

  原标题:变老的方式|日本式晚年:“退而不休”一定意味着晚景凄凉吗

  据世界卫生组织预测,到2050年,中国将有35%的人口超过60岁。在以尊老敬老为传统美德的中国社会,随着老龄化浪潮的迫近,恐慌和焦虑的情绪随之产生,与老年人相关的退休、养老、医疗等问题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事实上,养老是一个多重复杂性交织的问题,关系到经济、文化、社会等各个向度,对某一方面的过度强调或对其他方面的视而不见很可能导向简单化的片面结论。

  有鉴于此,澎湃新闻特推出“变老的方式”专题,将以多篇兼具学术底蕴和现实关切的文章,介绍世界各个国家地区、身处不同文化和阶层的老年群体的生存状态和生活方式,希望打破对晚年的狭隘想象,使得未来更加有备无患,丰富而体面的老年生活更加可期。

日本式晚年:“退而不休”一定意味着晚景凄凉

  提起退休生活,人们普遍的第一想法是祖父母的角色。中国人理想的晚年生活,传统上以 “福”当首位。老人们闲居在家,颐养天年,有大把的自由时间可以支配,可以跳广场舞,也可以出国旅行,又或是含饴弄孙,与后辈共享天伦之乐。

  但是,随着老龄化浪潮的到来,人们发现真实世界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美好:据世界卫生组织预测,到2050年,中国将有35%的人口超过60岁,成为世界上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中国老龄化的主要特征是增速快、规模大、未富先老。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开始返回劳动力市场;在大城市里,到处都是老年人从事体力劳动。

  在日本这样老龄化走在中国之前国度里,媒体上多是呈现出一代人被牺牲的晚景。我们常常看到的是,银发老人出门工作,尽心尽力地为每一个人提供服务;在求职市场上,老人数量甚至比20多岁的打工青年还多。许多中国人不禁感叹道,“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出来工作,真是心酸。”

  对于沉浸在中产阶级焦虑里的下一代,城市里老年体力劳动者像是一个预言。在这场白发涛涛的老龄化浪潮里,似乎没人能够幸免。

  那么,退休究竟意味着什么?是破产,是绝望,还是新一轮针对中产的焦虑贩卖?

  社会文化:退而不休,工作到死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发布的数据,2016年日本约23%的65岁以上老人还在继续工作,比例是G7成员国中最高的,超过了美国的19%。不少日本人都有工作到死的意愿,甚至有个口号就是:“不工作,会变老”。长时间加班,也衍生“过劳死”的问题,但即使如此,对这种沉重的工作表示不满的日本人仍然很少。日本的文化语境,强调的始终是每一个人必须拼命工作。

日本式晚年:“退而不休”一定意味着晚景凄凉

  但是,日本老人“工作至死”的现象,并不完全因为是劳动力短缺或是经济压力沉重,这更与老人们自己的生活态度、个人从属集体、害怕孤独死等心理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一生悬命”这个词包含着日本人全部的人生价值。古日语中“一生”原意是一块领地。“一生悬命”就是镰仓时代武士不惜生命来保卫祖传的领地,即在自己的职位上,花费毕生精力,拼命地努力。正如在东亚儒家文化圈中,勤奋与自我奉献,一直都被当作人人追求的人生哲学。在日本,一个人说自己“辛苦”,包含了一种复杂的情感,越辛苦越自豪,“勤”更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赞誉。

  正是因为持有这种生活态度,日本人不愿意放弃工作,老人们的理由是“我还能做,而且我还想做。” 有了工作,也就有了维系家庭的纽带,有了一个人度日的灯塔。在家庭中,“失去工作仅仅是意味着失去体面吗?不是,更重要的是无法履行支撑家族的责任,失去了对人生价值的追求。

  对于老一代日本人来说,个人从属集体已经成为一条铁律。在他们眼里,成功和失败都是集体的事情。个人无论表现如何,都需要与集体同甘共苦。日本社会认同一条不成文的潜规则:追求一致,不提倡个性,谁也不希望成为“奇怪的人”。日本社会等级制度仍然根深蒂固,处在什么位置的人就要做好什么事情,一切行动的出发点都可以总结为“各尽其所”。于是,努力工作成为工薪阶层老人的一种日常,借此获得尊严和社会安全感。

  而现代快节奏的社会里,人际关系式微,越来越多的老人正在面对孤独死。而工作有助于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是建立稳定家庭关系的基础。2010年1月31日,NHK播出了纪录片《无缘社会——三万二千人“无缘死”的震撼》。这个记录片以“现代人的孤独终老”为采访主题,探索死者的人生轨迹。 “无缘死”指人生前失去了血缘、业缘、地缘,死后尸体无人认领。据统计,日本社会一年高达3万2千人走上无缘死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