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养别人儿子26年:河南高院把我蒙在鼓里
社会
湖南新闻网
湖南新闻
2018-07-23 07:19

  原标题:[面对面专访朱晓娟]保姆偷孩子 DNA鉴定有误 20多年后才得知儿子并非亲生

  7月21日是家住重庆市的朱晓娟54岁的生日。然而,这个生日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她突然得知含辛茹苦抚养了20多年的大儿子并非亲生。

  1992年,朱晓娟过着令人羡慕的幸福生活,她是重庆一家医院的护士,丈夫是部队的军官,家庭殷实,夫妻恩爱,儿子乖巧可爱。然而,那一年的6月初,朱晓娟的前夫程小平,从劳务市场请来了一位保姆到家中照顾一岁零三个月的儿子,程若麟。然而没过几天,儿子就失踪了,这让一家人慌了手脚。

  上世纪90年代,劳务市场缺乏管理。朱晓娟夫妇唯一的防范措施是查看保姆的身份证,把她的身份证信息记录下来。身份证上的信息显示新请来的保姆名叫罗选菊,家住四川忠县农村,刚满18岁,按照之前记录下的身份证信息,朱晓娟夫妇第一时间找到了“罗选菊”在四川忠县的老家。

  记者:结果是什么?

  朱晓娟:结果一走到她屋里头,她家里面很穷、很穷,一贫如洗,家里面就是一个茅草房。走进去问她爸爸,他说她几个月前出去打工了,一直没有信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记者:最后找到山东去了吗?

  朱晓娟:立案后,警察和我们家里面的人,我前夫和部队的人三方组成了一个工作组,跑到山东去找那个人。

  记者:找到没有?

  朱晓娟:找到了。但是当时一找到,把那个人喊出来一看,我前夫傻眼了,因为不是那个保姆。

女子养别人儿子26年:河南高院把我蒙在鼓里

  记者:身份证上所写的一系列的信息,最后指向的是另外一个人。

  朱晓娟:不是她本人,所有身份证信息都是假的。

  记者:对你们来说一切信息都断了,意味着你们这孩子更没处找了。

  朱晓娟:都找不到了,线索断了。

  自此之后,和很多丢失孩子的家长一样,朱晓娟夫妇放下手头的工作,踏上了漫长的寻子之路。为了寻子,原本富足的生活变得拮据。后来虽然朱晓娟夫妇生育了第二个儿子,他们并没有放弃对大儿子的寻找。1995年底,朱晓娟夫妇偶然得知,河南省兰考县警方解救了十几个从四川拐卖出来的孩子。抱着一丝希望,朱晓娟夫妇赶往河南。在开封市的一家医院,见到了当地警方所说的那个孩子。因为希望这个孩子早日找到父母,当地警方为他起了个名字叫“盼盼”。

  记者:你还记得当时见他的情形吗?

  朱晓娟:他在床上滚过去滚过来。我的第一眼感觉,我觉得有点儿失望,我觉得不像。

女子养别人儿子26年:河南高院把我蒙在鼓里

  记者:做妈妈的本能。

  朱晓娟:我的本能,我觉得不是。我前夫他觉得,他说好像有点儿像,我说不像,当时我们两个人意见不是很统一。

  之后当地警方建议朱晓娟夫妇采集血样,通过DNA信息的比对来进行亲子鉴定。那个时候,这项技术还不普及,能够进行亲子鉴定的机构大多直属于司法机关。1996年初,由兰考县公安局委托,朱晓娟夫妇出资1500元,在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医鉴定部门采集了血样,和“盼盼”的血样进行DNA信息的比对。1996年1月15日,河南省高院出具的这份亲子鉴定书上,认定被拐儿童“盼盼”与朱晓娟夫妇“具有生物学亲子关系”。

女子养别人儿子26年:河南高院把我蒙在鼓里

  朱晓娟:打电话通知,他说结果出来了,现在已经可以肯定100%是你们的小孩儿。

  记者:谁接的电话?

  朱晓娟:他接的,我前夫接的电话,打的他单位的电话。他接到过后回来给我讲,他说告诉你个好消息,他说儿子找到了,我说怎么可能。

  记者:你还记得他当时表情和神态吗?

  朱晓娟:他坐在床上一拍,坐在床上很激动给我讲,我跟你说你相信不相信世界上还有那种奇迹,我说啥奇迹,小孩找到了。当时我觉得怎么可能,我们找了那么多年都没找到。他说完全有那种可能,他说你看亲子鉴定的结果都出来了。

  因为DNA亲子鉴定技术,否定亲子关系的准确率为100%,肯定亲子关系的准确率可达到99.99%。对于这样的鉴定结果,让朱晓娟夫妇坚信不疑。

女子养别人儿子26年:河南高院把我蒙在鼓里

  盼盼被领回家里后,朱晓娟夫妇给他改了名字叫程俊齐。

  记者:带回来之后,生活怎么往下继续,因为家里有一个小弟弟了。

  朱晓娟:小的儿子是爷爷奶奶带的。

  记者:你的全部精力都在这个大儿子身上。

  朱晓娟:对,都在他的身上,因为我觉得他受了苦,我们大人在他小的时候把他丢了,我们应该把所有的心血都付给他,弥补他的过去。

女子养别人儿子26年:河南高院把我蒙在鼓里

  记者:加倍地去还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