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二旗人 像月薪5000一样生活
时尚
湖南新闻网
湖南新闻
2018-07-20 16:38

  导语:如今,西二旗人已经成为一个专有名词,而让这个名词走红的,则是西二旗人的“特质”——“月薪5万过得却像月薪5000”。(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西二旗地处北京西北五环外,这里有著名的中关村软件园,驻扎着腾讯、百度、新浪、网易、滴滴等知名互联网公司总部,是北京最著名码农(程序员)集散地。每天以十万计的互联网从业者在西二旗地铁站如潮水一般来来去去。他们大部分时间梦想着改变世界,小部分时间在计算自己的薪水什么时候能在北京买上房子。

西二旗人 像月薪5000一样生活

  早中晚餐全免费,外加一顿下午茶和夜宵;早上7点前、晚上9点后打车,公司全报销;公司附近3公里范围内租房,补助2000元/月;高峰期可以基于大数据自动分流的电梯,最多等候30秒;可以刷脸买单的食堂;有搏击操、极速美臀、肩颈护理的免费健身房……面对如此多令人垂涎的公司福利,不少人可能会短暂地忘记,其实自己身在西二旗。

西二旗人 像月薪5000一样生活

  一身优衣库,加起来价值不超过1000元;午饭在公司食堂搞定,晚饭则是免费的加班餐;最中意的两款车是黄色的ofo和橙色的摩拜,这就是西二旗人的经典形象。与西装革履的国贸白领们相比,西二旗人的收入或许更高,但在日常生活的消费上,却完全不在一个频道。

  然而,对西二旗人来说,“月薪5万过得却像月薪5000”,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他们有可能买下一套北京的房子。

  按照《北京市引进人才管理办法(试行)》估算,今年的西二旗码农们若连续3年每年年薪超过81.28万元,就有机会落户北京。

西二旗人 像月薪5000一样生活

  北京西二旗地铁站,上班的人群涌动。这些在北五环之外奔忙的年轻人多是这里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的员工,他们被称为“Shelchier”(西二旗人)。无数年轻人来到这里,成为码农、PM(产品经理)、小编。据报道,西二旗地铁站早高峰出站量最高可达近2.5万人/小时。

西二旗人 像月薪5000一样生活

  西二旗地铁站外供不应求的共享单车,搬运师傅甚至来不及将单车摆放到停车位上,就被源源不断的人流骑走。

西二旗人 像月薪5000一样生活

  后厂村路附近分布着众多知名互联网公司,早晚高峰时,几公里的路往往要走一个小时以上。有网友戏称,后厂村的堵车已经成为制约中国互联网发展的瓶颈。

西二旗人 像月薪5000一样生活

  昌平区的房地产广告竖立在西二旗地铁正对面的十字路口处。不少西二旗人选择在昌平区定居,但在介绍时并不愿太多提及更像郊区的昌平区,而是说自己家“就跟海淀区挨着”。

网易健身房的搏击操课。在加班之余,码农们并没有忘记关心自己的身体健康。

网易健身房的搏击操课。在加班之余,码农们并没有忘记关心自己的身体健康。

西二旗人 像月薪5000一样生活

  被西二旗人调侃为“荒郊野岭”的中关村软件园只有公司食堂和外卖。图为美食城外沿街停满的外卖车队。

西二旗人 像月薪5000一样生活

  人才引进无孔不入,“天津落户”的小广告贴满了共享单车。对于不少西二旗人来说,没有户口似乎还是缺少了归属感,也影响到下一代。落户天津成为他们的选择之一。

西二旗人 像月薪5000一样生活

  家住房山区某小区的小编周旭在地铁上找到了空位,几站地之后开始打起了瞌睡。从传统媒体来到互联网公司已有一年半的周旭,每天花4小时往返西二旗上班,单程要倒3趟地铁、坐25站。从哪个电梯下,进哪个车厢,出来正对着哪个电梯口,周旭已经研究透彻。

  “我从北京回老家保定只要坐50分钟高铁。”周旭说,虽然在互联网企业压力大,但成长还是很快。如果安逸地留在老家,他现在就可以看到退休后的自己。敢于选择来北京闯荡,也是因为保定永远是他的坚实后盾。

西二旗人 像月薪5000一样生活

  吕锐(化名)正在沿街寻找共享单车。刚结婚不久的他,来北京两年,搬过5次家,目前在西二旗生活了8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