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国足参加中超将伤害联赛 业内人士称需慎重
体育
湖南新闻网
湖南新闻
2018-07-23 15:36

国安3-2权健回榜首

  近几个赛季中超联赛的榜首之争还从未像今天一样如此激烈:世界杯间歇期还是上海上港和山东鲁能同分暂居榜首,周中北京中赫国安主场2∶1战胜河南建业登顶成功,周末山东鲁能客场战胜长春亚泰重返榜首,但今晚中赫国安凭借强大的攻击力在主场3∶2战胜天津权健,积分再次攀升至榜单第一,本轮战罢,排名前6球队积分均超20分,今年争冠、争亚冠集团球队数量之多,自然让球迷大呼过瘾。

  这样的中超联赛,尽管每轮联赛还无法避免争议话题,但已是球迷可以看到的相对真实的中国足球生态圈——民众热情和高水平联赛保障,这是中国足球提升水平的基础所在。

  正因如此,“国家队参加明年新赛季联赛”的说法自从世界杯后在网络传开,记者接触到的几乎所有业内人士均对这一说法表示“需要慎重”。

  把国家队作为整体放进联赛参与竞争的可行性以及可以预见到的效果确实值得论证——在明年新赛季联赛3月开打之前,国足将于1月参加阿联酋亚洲杯赛,这是在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之前国足最为重要的国际赛事,而无论在阿联酋亚洲杯上国足表现如何,2019年和2020年国足再无重要比赛任务(亚洲区预选赛第一阶段的外围赛对于国足而言难度不大),因此将国家队“端进”联赛的实质性锻炼意义难言明显,而与此同时这一作法对联赛的伤害却显而易见。

  刚刚过去的俄罗斯世界杯,让全球观众对于足球的理解进一步加深:除东道主俄罗斯队、津巴布韦队和印度尼西亚队之外,总共206个国家和地区的国家队参加了本届世界杯的预选赛,进入决赛圈的32支球队,身后均有强大的民众足球基础作为支撑,传统意义上的来自于足球荒漠地带的“黑马”已然绝迹,而小组出线打进16强的球队,其社会足球和校园足球的较高水准,当然不容忽视。

  以本周正在人大附中三高体育训练基地进行的“北京杯”为例,人们不难感受到参赛球队所反映出的各国足球水平在中学年龄段层面的真实对比。

  这项由中国中学生体协足球分会创办的中学生国际足球邀请赛已经举行7届,今年赛事规格最高,来自俄罗斯、西班牙、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印尼、阿曼和中国的16支球队分别参加初中组和高中组两个组别的比赛,绝大多数球队的表现正是该国足球水平的缩影。首日比赛北京中赫国安U17梯队1∶3被日本立命馆宇治高中队逆转,全场比赛日本高中生球队节奏紧凑,而已经接近半职业水准的国安U17梯队无论在体能方面还是球员个人技术方面均无优势可言。虽然上半场国安U17梯队凭借对方防线失误进球取得领先,但下半场对方攻势源源不断,最终整体战术以反击为主的国安U17梯队在最后10分钟被对手接连进球完成逆转。一位曾踢过日本J联赛的业界人士在和本报记者交流时表示,“日本足球的可怕之处在于他们的强大基础,比如学生年龄段的球队,我们高水平球队可能有10多支,但他们可能有100支,可能随便一所高中学校校队水平就不低,他们的校园足球是社会托起来的,是建立在全社会对足球的理解和认知上的。”

  事实上这位专业人士的观点并不“新鲜”——近年来中日足球交流活动颇多,中国足球界人士前往日本考察取经亦不少见,“日本足球缘何能在近20余年保持亚洲领先”的原因就连普通球迷都能讲出一二三四,但在顶层设计以及落实层面,中国足球才只是刚刚迈步,而“提高足球水平”显然不是只凭热情便能够祛病除根的。

  自2004年中国足球甲A联赛更名为中超联赛之后,15年来联赛发展之路并不平坦,就在2004赛季中超元年,便有7家俱乐部投资人想成立联盟摆脱中国足协对联赛的全面掌控——这是中国足球联赛历史上俱乐部投资人与中国足协最大强度的一次正面交锋,尽管事件导火索“黑哨”在6年后被确认有罪,但提出“管办分离”要求的“G7联盟”无疾而终。

  以“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摘牌撤编为实质性标志的中国足球“管办分离”充满艰辛,2011年韦迪接手足管中心后便有“管办分离”规划,历时6年之久足管中心完成注销,2015年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对于“管理机制改革”和“完善职业联赛体制”其实已有明确表述:按照政社分开、权责明确、依法自治的原则调整组建中国足球协会,中国足球协会与体育总局脱钩;建立具有独立社团法人资格的职业联赛理事会,负责组织和管理职业联赛,合理构建中超、中甲、中乙联赛体系。中国足球协会从基本政策制度、俱乐部准入审查、纪律和仲裁、重大事项决定等方面对理事会进行监管。